案例精選

撤銷對賭協議仲裁裁決案件的攻防戰

發布日期:2016-07-20 閱讀:

 

【導讀】

 

本案是一起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有關對賭協議糾紛仲裁裁決案件。本案中各方當事人從仲裁協議主體證據有無當庭質證、有無給予足夠的答辯期限以及是否違反公共利益等方面,詳盡細致地闡述了理由,進行了辯論。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說理部分闡述了重要的司法觀點,最終駁回了申請人撤銷仲裁裁決的申請。

 

一、案件索引

 

審理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案號: (2016)京02民特78號

裁判日期: 2016.06.23

當事人:申請人谷旭文;被申請人浙江中科企業、江陰中科公司、深圳中科企業

涉及裁決: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于2015年11月12日作出的[2015]中國仲裁委員會京裁字第1155號仲裁裁決

 

二、申請人申請撤裁的主要理由

 

申請人谷序文基于以下理由申請撤銷仲裁裁決:

 

(一)谷序文與本裁決書任何一位仲裁申請人“之間”均沒有仲裁協議

 

本案仲裁申請人向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請的依據有兩個:一個是《增資協議》第5.2條,另一個是《補充協議》第15.2條,兩個條款均約定了“各方”可以就履行本協議發生的爭議,提起仲裁。但谷序文認為,這里的“各方”應是合同明確載明的甲方、乙方、丙方,而不是甲A、甲B、甲C、甲D、乙方、丙1、丙2、丙3;簡而言之,爭議協議是三方合同,而不是八方合同,現有仲裁條款是“甲乙丙三方之間”達成的請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但本案的仲裁申請人僅是1/4甲(三案合并),不是完整的甲方,也不能代表完整的甲方,因此其無權依據協議中的“仲裁條款”提起仲裁。

  

(二)“定案證據”未當庭出示、也未經質證,違反法定程序

 

《仲裁法》第三十九條規定:“仲裁應當開庭進行。當事人協議不開庭的,仲裁庭可以根據仲裁申請書、答辯書以及其他材料作出裁決”?!吨俨靡巹t》第四十二條第(一)款規定:“開庭審理的案件,證據應在開庭時出示,當事人可以質證”。證據應當“當庭出示、當庭質證”,這是仲裁程序最基本的規則。本案屬于開庭審理的案件,所有證據均應當庭出示,并質證。但本案中卻出現了眾多定案證據違反該原則的情形:首先:《裁決書》對此部分證據描述如下:申請人在庭后對第八項仲裁請求進行了明確、提交了相關證據,并辦理了相關手續,仲裁委員會仲裁院將其轉寄被申請人。該描述已足以表明該部分證據既未當庭出示、更未經申請人谷序文質證。因此,該部分定案證據明顯違反了證據應當“當庭出示、當庭質證”的法定程序。其次,《律師函》的有效性是本案的核心爭議,但涉及《律師函》有效性的證據——證據十一,仲裁庭沒有轉交申請人谷序文,更未“當庭出示、當庭質證”,仲裁庭直接認定《律師函》有效,并認定仲裁申請人已提出回購請求,違反法定程序。

 

(三)變更仲裁請求后,未提供答辯期(45天),也未開庭審理,違反法定程序

 

仲裁申請人在庭后變更了仲裁請求,對這一重大的請求變化,仲裁庭并未按《仲裁規則》第十五條的規定,給予谷序文45天的答辯期,這等于剝奪了谷序文對變更后訴訟請求進行答辯、提出反請求、提交證據等一系列的實體權利。更未按照《仲裁法》、《仲裁規則》的要求,對變更后的仲裁請求進行“開庭審理”,這是對仲裁“開庭審理”原則的根本違背。

 

(四)裁決違背公共利益

 

施瑞福公司作為本次投資協議中的“目標公司”,其在投資協議中對投資股東的“回購股權”約定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理應認定無效,但仲裁庭裁決目標公司施瑞福承擔“股權回購”責任,顯然違背社會公共利益。

 

仲裁庭的上述認定,與最高院(2012)民提字第11號民事判決書的要旨相違背,在2014年第8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第34頁關于該案的“審判摘要”中做出指示:在民間融資投資活動中,融資方和投資者設置估值調整機制(即投資者與融資方根據企業將來的經營情況調整投資條件或給予投資者補償)時要遵守公司法和合同法的規定。投資者與目標公司本身之間的補償條款如果使投資者可以取得相對固定的收益,則該收益會脫離目標公司的經營業績,直接或間接地損害公司利益和公司債權人利益,故應認定無效。

 

(五)未提供充分的質證、庭審調查程序,導致本案出現根本性錯判

 

首先,仲裁庭錯誤認定谷序文為付款主體;其次,仲裁庭混淆“付款義務”和“連帶責任”主體,導致錯誤判定原股東谷序文承擔支付股權回購款的義務。

 

(六)仲裁申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

 

首先,作為股東身份的谷序文,既沒有收到仲裁申請人一分錢,也沒有挪用仲裁申請人一分錢。從2011年3月簽訂《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合同到仲裁申請人提交仲裁申請,從未因履行本協議發生的爭議與谷序文協商過,也從未收到仲裁申請人關于要求股權回購的協議書和《律師函》等文件。因仲裁申請人在合同爭議問題上,未與谷序文協商,直接向仲裁委申請仲裁,違背《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第十五條。

 

其次,谷序文與仲裁申請人簽訂的《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屬無效合同。通過仲裁申請人的仲裁申請可以看出,其資金直接打給了乙方(目標公司),(目標公司實際控制人)掌握了資金的使用和調度權。因仲裁申請人(甲方)未能履行監管機制,是其對資金的監管失職,才導致目標公司的發展受到影響,造成的(目標公司)未能實現在約定時間在中國A股上市目標。而谷序文,在仲裁申請人資金進入后,就被董事會免去了總經理職務,排斥在董事會成員之外。由目標公司實際控制人林和平安排私人顧問周海云擔任公司執行董事,主持公司日常工作。到了2011年10月,公司董事會又免去了谷序文總經理職務,公司日常經營事務由新聘任執行總經理凌華云負責,這一變更公司總經理的重大事項,各仲裁申請人應該是知情的。因此,谷序文無義務對仲裁申請人(甲方)的投資款負責,更不應該對回購款負連帶責任。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應認定《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無效。

 

三、被申請人的主要答辯意見

 

浙江中科企業、江陰中科公司與深圳中科企業共同答辯稱:

 

(一)仲裁申請人與谷序文之間有明確的仲裁協議

 

本案的訴爭合同是股權投資合同,合同的八個主體均表達了將履行訴爭合同發生的爭議提交貿仲仲裁的真實意思表示。

 

首先,本案的訴爭合同由《增資協議》與《補充協議》組成。(1)《增資協議》:即《浙江中科東海創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江陰市中科藍天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深圳中科匯富創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天津和光遠見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與武漢施瑞福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及凌然、谷序文、徐亞文關于對武漢施瑞福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增資協議》(以下簡稱《增資協議》);(2)《補充協議》:即《浙江中科東海創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江陰市中科藍天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深圳中科匯富創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天津和光遠見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與武漢施瑞福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及凌然、谷序文、徐亞文關于對武漢施瑞福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增資協議〉的補充協議》(以下簡稱《補充協議》)。上述《增資協議》與《補充協議》共同構成了本案完整的訴爭合同,其實質是股權投資合同(以下簡稱股權投資合同)。

 

其次,仲裁協議在《增資協議》與《補充協議》中均有明確約定,合同的八主體均予以簽字/蓋章確認,谷序文在仲裁開庭時也確認訴爭合同和其簽字都是真實的,因此仲裁協議是合法而且有效的。仲裁申請人依據《補充協議》的第15.2條仲裁委提起仲裁,同樣的仲裁條款也約定于《增資協議》的第5.2條。在訴爭合同的仲裁條款中,有請求仲裁的明確意思表示,有在法律規定仲裁范圍內的具體的仲裁事項,有選定的明確的仲裁委,簽訂協議屬于谷序文的真實意思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十六條和第十七條,仲裁協議是合法而且有效的。

 

(二)所有定案證據均已經當庭出示并經谷序文質證,庭后補充的證據僅僅是對案件事實的補充說明,且經過谷序文同意書面質證,完全符合《仲裁規則》(2015)規定的程序

 

(三)國內仲裁案件的答辯期是20天,仲裁庭明確給予了包括谷序文在內的仲裁被申請人20天的答辯期限及提交證據的權利

 

本案是國內仲裁案件,根據《仲裁規則》(2015):“第六十五條(一)國內仲裁案件,適用本章規定”,適用“第五章國內仲裁的特別規定”,因此,應當適用“第六十八條答辯和反請求(一)被申請人應在收到仲裁通知后20天內提交答辯書及所依據的證據材料以及其他證明文件;如有反請求,也應在此期限內提交反請求書及所依據的證據材料以及其他證明文件。”

 

仲裁庭在2015年7月27日的(2015)中國仲裁委京字第026108號發給谷序文在內的仲裁被申請人的通知中,確認了收到仲裁申請人的仲裁費,通知包括谷序文在內的仲裁被申請人在20天內提交答辯以及相關材料。直到2015年10月30日裁決書作出之前,谷序文也未提交任何答辯、材料、以及提出任何異議。

 

(四)本案并未違反任何公共利益,谷序文是在對最高院的案例和精神斷章取義,誤導判斷

 

首先,最高院(2012)民提字第11號民事判決是關于業績補償條款部分無效的判決,和本案的股權回購條款無關。最高院海富案判決確定的是業績補償條款部分無效——即被投資公司向投資人補償利潤的約定無效(股東向投資人補償利潤是有效的),與本案情況完全不同,最高院從未提出過股權回購條款的約定無效。

 

其次,公共利益是法律和行政法規明確規定的與保障國家安全、促進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有關的利益,無效的條款并不等于損害公共利益的條款。

 

(五)仲裁庭提供了法定的質證、調查程序,本案的裁決是正確的

 

仲裁申請人立案時提交了定案證據,包括谷序文在內的仲裁被申請人均委托了代理律師,2015年6月3日開庭時攜帶了仲裁申請人提交的定案證據來開庭。開庭時仲裁庭給予了雙方充分的舉證質證權利,三位仲裁員均就仲裁相關問題對所有當事人充分詢問,仲裁庭經征得雙方同意,給了雙方10天的時間提交代理詞和補充證據,并就補充證據提交書面質證意見,所有當事人均予以簽字確認。其中,谷序文本人還在2015年6月8日提交了一份凌然和徐亞文之間的《協議書》作為證明徐亞文為凌然代持股的補充證據。仲裁申請人在2015年6月12日交了補充說明事實的《補充證據》,仲裁庭轉寄給谷序文,谷序文于2015年6月19日收到。因此,仲裁庭從程序上提供了法定的質證、調查程序。

 

綜上,本案的仲裁協議合法有效,未違反任何法定程序,不違反任何公共利益,仲裁裁決是完全正確且有法律、合同的依據,谷序文的申請完全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懇請貴院依法予以駁回。

 

四、北京二中院的意見

 

本院認為:

 

(一)關于谷序文提出的其與任何一位仲裁申請人之間均沒有仲裁協議的主張

 

在《增資協議》與《補充協議》的當事人列表中,A浙江中科企業、B江陰中科公司、C深圳中科企業與D和光遠見企業為甲方,施瑞福公司為乙方,1、凌然(現名林和平)、2、谷序文與3、徐亞文為丙方。在上述協議內容中,均以甲、乙、丙三方作為代稱約定各方的權利義務?!堆a充協議》第9.6條約定,丙方[1]承諾對9.1、9.2、9.3、9.4及9.5條款描述之股份補償或現金補償承擔無限連帶責任。由此可見,將仲裁申請人統稱為甲方以及將林和平、谷序文及徐亞文統稱為丙方,系根據當事方身份、權利義務類型的相似性進行的歸類,僅為簡化當事方表述并方便辨識投資角色之目的,而并未因各投資人在協議中被合稱為甲方而將甲方在合同項下享有的實體性及程序性權利在各投資人中進行分割或限制,且協議中僅在甲方四主體或丙方三主體中某一主體與其他主體存在享有權利或承擔義務等不同情形時,才會在協議中單獨列出予以明示?!对鲑Y協議》第5.2條約定,因履行本協議發生的爭議,各方均應友好協商解決;協商不成或不愿協商的,可將爭議提交位于北京的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解決。該條款并未對甲方或丙方中的任一主體所享有的將爭議提請仲裁的權利進行約束或限制,故甲方或丙方中的任一主體均完整的享有該權利。該條款約束簽訂協議的各方當事人及各個主體,仲裁條款在各主體之間均合法有效。

 

(二)關于谷序文提出的定案證據未當庭出示、未經質證,仲裁庭違反法定程序的主張

 

谷序文稱其并未收到仲裁申請人于仲裁庭審后向仲裁委補充提交的證據,亦未當庭出示并質證。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仲裁委于2015年6月3日出具的《庭審要點》中記載,本次庭審中,由雙方當事人協商,并經仲裁庭同意,雙方當事人同意于2015年6月13日之前提交補充證據及代理意見。我方當事人同意對于所有庭后提交的證據以書面意見的方式進行質證。仲裁雙方當事人的代理人均在《庭審要點》尾部進行簽名。仲裁委于2015年6月16日出具的(2015)中國貿仲京字第020250號文件載明,向被申請人轉去申請人于2015年6月12日寄至本會的“代理詞”、“補充證據目錄”及其附件各一式一份。該補充證據中包含谷序文主張的證明《律師函》有效性的《授權書》這一證據。上述材料郵寄給谷序文后于2015年6月19日妥投,此后谷序文并未向仲裁委提交書面質證意見。從上述事實可見,仲裁委送達程序合法,谷序文提出的上述主張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三)關于谷序文提出的仲裁申請人變更仲裁請求后,仲裁庭未給予其45天答辯期,亦未開庭,違反法定程序的主張

 

2015年1月1日起施行的《仲裁規則》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國內仲裁案件,適用本章規定。本章即指第五章“國內仲裁的特別規定”,在該章項下的第六十八條第(一)款規定,被申請人應在收到仲裁通知后20天內提交答辯書及所依據的證據材料以及其他證明文件;如有反請求,也應在此期限內提交反請求書及所依據的證據材料以及其他證明文件。由于本仲裁案件屬國內仲裁案件,被申請人享有的答辯期應為20天。仲裁委于2015年7月27日出具的(2015)中國貿仲京字第026108號文件載明:2、請被申請人在收到本函件后20天內對申請人變更的仲裁請求提交答辯以及相關的附件材料一式五份;未提交書面答辯的,不影響本案仲裁程序的繼續舉行。該文件向谷序文郵寄后于2015年7月29日妥投,此后谷序文并未向仲裁委提交書面答辯狀。此外,仲裁委對庭審后仲裁申請人對仲裁請求的變更未再次開庭,并未違反《仲裁規則》的規定。綜上,仲裁委的上述做法符合法定程序,對谷序文的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四)關于谷序文提出的仲裁申請人隱瞞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以及裁決書違背公共利益的主張。

 

本院認為,隱瞞證據是指持有證據的一方當事人采取積極行為掩蓋證據或采取消極行為不告知證據的行為。該行為導致的結果是使仲裁庭不知道這份證據的存在,并且據此做出了有失公正的裁決。谷序文并未提供證據證明仲裁申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谷序文主張裁決書違背公共利益,亦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故對于谷序文的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谷序文提出的其他申請理由,屬于仲裁委對仲裁案件的實體問題所作的認定,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的情形。

 

綜上,谷序文提出的申請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對其撤銷申請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條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申請人谷序文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2015]中國仲裁委員會京裁字第1155號仲裁裁決的申請。

 

五、環中觀察

 

通過研析本案,環中仲裁團隊認為,以下幾個方面值得總結:

 

1.投資協議一般當事人眾多,且條款具有復雜性,往往是由非訴律師起草的。為此,在起草過程中,合同中的定義條款特別重要,在涉及仲裁條款時更是如此。因為仲裁具有相對性,如果能在仲裁條款中明確受約束的各方當事人,有利于避免事后因仲裁條款本身引發爭議。

 

2.本案中,北京二中院認為,隱瞞證據是指持有證據的一方當事人采取積極行為掩蓋證據或采取消極行為不告知證據的行為。該行為導致的結果是使仲裁庭不知道這份證據的存在,并且據此作出了有失公正的裁決。該觀點較好地澄清了關于隱瞞證據的認定標準,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3.關于對賭協議案件的實體處理,人民法院和仲裁機構的裁判尺度可能不一樣?!吨俨梅ā返谖迨藯l第一款不涉及對仲裁案件實體問題的審查,因而不屬于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案件時法院的審理范圍。

 

4.仲裁機構要注意保管好程序事項的相關證據,例如快遞簽收情況、庭審要點的簽字情況等等。此外,有經驗的首席仲裁員(或獨任仲裁員)會在開庭過程中詢問當事人是否收到仲裁材料,并且將詢問情況記入筆錄,以免當事人事后主張未收到材料或者未經過質證或者未給予答辯期,進而以此為由申請撤銷仲裁裁決。
 

作者:環中仲裁團隊
來源:環中商事仲裁(ID:HZ-Arb)

京公網安備 1104024300123456 號 版權所有 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  
国产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