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文摘

合同義務與解除條件

發布日期:2016-11-18 閱讀:

現實交易中,附條件的合同再常見不過,但其中“條件”二字所表達的不同含義卻頗值得玩味。譬如,附條件生效或者解除合同中的“條件”,與約定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解除合同中的“條件”內涵往往模糊而富有爭議。

 

當事人可通過前者將交易動機轉化為合同條件,而否構成合同所附條件,則要看其是否滿足一定要求;后者成就的法律效果是對解除權的確認,無需受到作為合同附款的條件的限制。兩種“條件”都具有不確定性,含義不同,應以產生何種法律后果、當事人需否為此承擔法律責任為判斷標準。簡言之,若當事人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系為當事人不可控,以及雖可控但對所生消極結果無需承擔法律責任,就應認為該合同為附解除條件的合同。按此,合同義務不能成為作為合同附款的條件。



作者 辛正郁: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20余年,曾任民一庭審判長,2016年3月加入北京市天同律師事務所。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學士,日本九州大學法學碩士。

 

長期從事民事審判及司法解釋、政策制定等工作:審結各類民事案件近千件,近20篇裁判文書(案件)被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刊載,獲評年度十大民事案件、精品裁判文書;執筆或負責起草建筑物區分所有權、物權法等4部司法解釋,參與民法總則、物權法等法律制定、修訂工作,參加近20部司法解釋論證研究工作。

 

2006年起擔任《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一書的編委(至2009年兼任執行編輯);在各類學術書刊中發表文章、撰稿百余篇次;為各地法院、法學院校、行業協會等授課、講座數十次。

 

 

設例

 

甲、乙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價款150萬元由乙分4期支付;乙遲延支付任一期購房款超過10日,甲有權解除合同(又或:乙遲延支付任一期購房款超過10日,合同解除)。其后,乙遲延支付第2期款項超過10日,甲要求乙履行,乙認為雙方合同為附解除條件的合同,因條件成就,合同已經解除。

 

 

實踐中,所謂“條件”表達的含義,大體可從三個方面理解:1.附條件(生效或者解除)合同中的條件,是一項合同附款制度;2.作為后履行義務前提的先履行義務,即履行條件,主要在應否承擔違約責任、抗辯權是否成就等領域發揮作用;3.當事人約定的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對第2種情形,實踐中并不會產生模糊認識。但因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與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中均有“條件”存在,兩者內涵是否同一,不無爭議。

 

附解除條件的合同。《合同法》第45條規定,當事人對合同的效力可以約定附條件。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自條件成就時失效。附條件的合同,是指當事人通過特別約定,以一定條件是否成就來決定合同效力的發生或消滅的合同。該項制度深層次貫徹了意思自治原則,集中體現在賦予當事人交易動機以法律意義。一般而言,合同內容不過是對當事人交易目的的反映,至于其動機,通常不會影響到合同效力,也不會走進合同內容。而通過附條件,當事人就可以將交易動機轉化為合同條件,以確保己方利益。

 

能否構成合同所附之條件,自應滿足一定要求。《合同法》對何為條件未作明確規定,且學界對條件構成要件的界定也有差異,但各種觀點并無實質差別。亦即,條件必須合法并由當事人協議確定,但應當是將來不確定發生的事實(包括事件和行為),且不得與合同的主要內容相矛盾。

 

條件的實質是當事人對法律行為所添加的限制,由于這個限制,使得法律效果的發生、變更、消滅系于將來不確定的事實,法律行為處在一種效力不確定狀態。亦即,條件的本質特征在于成就與否的不確定性。設例中,按期支付購房款,是乙應當承擔的合同義務,而合同義務不能成為作為合同附款的條件:

 

1.合同義務具有約束力和強制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其義務,如其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適格,法律可強制其繼續履行或者承擔其他違約責任。條件能否成就必然是不確定的,對條件之成就,沒有義務和責任主體,不僅當事人不負有使條件成就的義務,而且任何人、任何機關都無權要求任何一方當事人促成條件成就,或者因條件不成就承擔違約責任;

 

2.合同義務沒有完成,法律可依義務的具體內容及違反義務的具體情形,通過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方式使違約方承擔責任,但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適格之事實一經確定,就不得向反方向轉化,換言之不能擬制合同義務的履行。擬制制度則是條件制度的重要內容,當事人為自己的利益不正當地阻止條件成就或者促成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已成就或者不成就;

 

3.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合同法》第8條)。依法成立的合同具有約束力和確定性。附條件合同的效力之不確定性,是合同效力確定性的例外,條件的作用是以其成就與否限制合同效力。如果合同義務可以作為條件,或者說將條件的范圍擴大到合同義務,合同效力就將取決于當事人的履行意愿,條件天然的不確定性將摧毀合同義務的確定性;

 

4.條件是當事人任意選擇的事實,當事人有權通過附條件而使合同不依成立而生效、不因法定解除事由而解除,這是法律基于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而對合同效力問題的例外規定。既為特例,就需要當事人必須在合同中就依條件控制合同效力有明確的一致意思表示。否則,原則上不得通過解釋得出“合同附條件”的結論。

 

5.若把合同義務理解為條件,將在實質上導致條件與合同主要內容相矛盾的結果。條件有不能確定之虞且當事人不因此承擔違約責任,顯然在當事人的合同預期之內,但將當事人不履行合同義務視為條件并免除其違約責任,無疑背離了當事人的訂約預期??陀^地說,當事人是否一定能按約履行也有不確定性,但這并非條件制度所要求的法律上的不確定性,換言之,該不確定性不僅與條件成就與否的不確定性無關,甚至也不屬于合同履行結果的不確定性。亦即,合同義務的確定性本身并不等于合同一定能夠最終履行完結。退而言之,一旦涉及合同義務,條件制度即無適用必要和空間。

 

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與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在法律效果上迥然有異,即:所附解除條件一旦成就,合同自動失去效力;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一旦成就,合同并不當然解除,須有解除權人行使解除權,合同才能解除《合同法》第93條第2款,具體行使方式見《合同法》第96條)。

 

約定解除合同之條件成就的法律效果是對解除權的確認。因此,該條件無需受到作為合同附款的條件的限制。實踐中,當事人約定的解除合同的條件基本上都是一方在一定程度上的合同義務不履行之事實,而這理應被承認和尊重。從這個意義上說,“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又被稱為“約定解除權”,合同能否解除還要看享有解除權的一方是否行使解除權。如果享有解除權的一方當事人不行使合同解除權,合同本身并不能自動解除,而是繼續有效并對當事人產生約束力。享有解除權而不行使解除權的一方,可以依約要求對方承擔違約責任。同時,即使解除權人行使了解除權,解除權人亦可依法要求對方承擔損失賠償等民事責任(《合同法》第97條)。

 

綜上,筆者認為,盡管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與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中的“條件”都具有不確定性,但含義是不同的,核心判斷標準為究竟產生何種法律后果、當事人需否為此承擔相應法律上之責任。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義務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適格之事實)雖在客觀上可能不確定,但該所謂條件之成就并非合同自動解除且當事人無需承擔責任。依此標準:如果當事人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系不可為當事人所能控制,以及雖可由當事人客觀上控制但當事人對所生消極結果無需承擔法律上之責任,就應認為該合同為附解除條件的合同。

 

需引申的問題是:如果當事人在案涉合同中約定“乙遲延支付任一期購房款超過10日,合同解除”,又該作何理解?筆者的觀點是,也不能將乙之義務不履行解釋為合同“附解除條件”。因為,作為附款的解除條件情形下,當事人無需對此承擔違約責任,但引申設例中,拋開合同能否自動解除的問題(語義的差異或致不同理解),乙之違約責任并不當然豁免。其他理由前已述及,于此不贅。

 

由是以觀,設例中雙方所簽合同并非附解除條件的合同,而屬約定解除合同條件的情形。因甲并未行使合同解除權,故乙之抗辯不應采信。

 

心得

 

條件是成就與否不能確定的事實,但成就與否不能確定的事實并非都屬于條件。盡管在結論上,否定合同義務成為條件的資格當為情理之中,但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或許可能更有價值。

作者:辛正郁
來源:微信公眾號 天同訴訟圈

京公網安備 1104024300123456 號 版權所有 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  
国产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